(杨 谔)
2019-02-19 17:5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古人云:“字为心画。”元代陈绎曾在《翰林要诀·变法》中说:“喜怒哀乐,各有分数,喜即气和而字舒,怒则气粗而字险,哀即气郁而字敛,乐则气平而字丽,情有重轻,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,变化无穷。”

梁漱溟是著名的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教育家、社会活动家,深为中国的政治问题忧虑,并为此奔走。他认为当时的中国政治问题主要是统一问题和民主问题。他曾发起过乡村建设运动。梁先生一生留下不少墨迹,安详、儒雅、不激不厉、风规自远。那些平和流丽、镇定从容的书迹里,有着生命的跃动、思想的旋风,欣赏者常常会在不知不觉间肃然起敬起来。

1946年7月28日,梁漱溟先生在从南京去昆明前,写信给夫人陈树棻。

写此手札后三个月,梁漱溟先生辞去了民盟秘书长一职。他已料知自己即使作再多的努力,和平仍无希望。(杨 谔)

这件手札开始两行文字运笔较快,笔致还算轻松,但第二行中的“为何还要”四字,用笔没有提按,笔触很重,显见那一瞬间书者之心。但笔触随即缓和,“仁和”之气又占上风。第三行上半行,结字又复变得粗疏,气氛又开始有些紧张,到下半行时又似化解了。第六行开始,情绪似乎稍得缓解,写至最后三行时,又复“匆匆”起来。

廿五日函收阅,我给你的信已经很多,为何还要催我写信?你不要瞎着急害怕,好似有神经病一样。我是平安的,永远平安的,任什么事亦不会有,你放心睡觉好了。我或者去昆明一行,安慰安慰那边的人,不多日即回来。我去时由政府派一秘书作随员照料一切,自己亦携带一人同去。你七月份结束后,不要再出去工作。关于忠、璐、琛等的生活和功课安排,告诉忠及修给我来信,此信亦给他们看。培宽在重庆投考,考完再来北平。现在没有飞机,前次信已说过。余不尽。

原来,1946年7月11日,李公朴在昆明被暗杀;7月15日,闻一多在参加李公朴的追悼会时也被暗杀。李公朴和闻一多都是民盟的中常委,梁漱溟作为民盟秘书长,自然责无旁贷。抗议、交涉、调查、善后、安抚等等一大摊子事,都需要秘书长亲自出马。在这种形势下,远在北平的夫人难免不为夫君担忧,失眠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18ok.net.cn六合彩资料,香港现场开奖结果,香港六和采开奖今晚【官网首页】版权所有